请输入关键字:  
   


改善空气质量急需推进能源清洁化利用—— 作者:

(2011-5-23)


  “十一五”以来,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取得明显进展。但是,大气污染的区域性特征日益明显,灰霾、臭氧和酸雨等区域性大气污染问题日益突出,对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态安全构成威胁,成为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环境问题。区域经济的一体化、环境问题的整体性以及大气环流造成区域内城市间污染传输影响对现行的环境管理模式形成了巨大挑战,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机制亟待建立。
  
  “十二五”时期,大气环境保护工作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当前,应大力推进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从系统整体角度出发,制定并实施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对策,采取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等政策措施,形成环境优化经济发展的倒逼传导机制,加大落后产能淘汰力度,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能源结构优化和能源消费的合理布局,推动区域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
 
  能源清洁利用应成为改善大气质量重要途径

  能源消费不当是引起大气污染的根本原因:能源消费量持续增长和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加大了大气环境质量的压力。区域式经济发展模式成为大气环境保护的隐忧。燃烧效率较低、污染控制能力较差的中小燃煤用户成为低空大气环境的主要污染源。

  能源消费不当是引起我国大气污染问题的根本原因。

  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国民经济总量迅速增长,能源消费总量也在持续增长。数据表明,2010年我国全年共消费32.5亿吨标准煤,消费量较2003年几乎翻一番,其中煤炭消耗量约占69%。能源消费量持续增长和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无疑加大了我国大气环境质量的压力。

  区域式经济发展模式也成为大气环境保护的隐忧。我国区域能源消费高度集中化,如京津冀地区能源消费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0.5%,长三角地区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3.5%,广东一省的能源消费量占全国总消费量的6%。因此,经济发展所带来的能源消费集中化,为区域环境保护特别是东部省份的环境保护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不仅如此,我国工业化进程也形成了区域内部产业结构相似、产业集聚的客观事实,使污染物在某一地区集中连片排放,加大了污染治理的难度。

  燃烧效率较低、污染控制能力较差的中小燃煤用户成为低空大气环境的主要污染源。各地开展的“十一五”大气污染治理行动强化了对电力等大点源的排放控制和减排要求,但非电力行业耗煤量由2000年的7.6亿吨增长到2009年的14.6亿吨,而这些行业有大量的中小煤炭用户。根据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的研究,2008年中小用户年耗煤量约为7.5亿吨,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1/4,共排放二氧化硫污染物830万吨,烟尘540万吨,与燃煤发电污染排放量相当。这些用户分布范围广、耗煤数量多、燃煤装备落后、能源效率低、治理设施落后、难于监管,而且中小锅炉以低空排放为主,对大气污染的贡献大,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以及城中村的出现使我国能源消费出现了新的变化。2009年,全国的城市化率为45.7%,但在东部一些地区已经达到60%,深圳、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城市化率达到80%。由于城市基础设施供应不足,一些城中村和城市周边区域仍然使用原煤作为生活、采暖用能,低空排放直接导致了地面空气污染,周边高密度的建筑阻碍了污染物向外输送、扩散,成为影响市区空气质量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农村和小城镇化石能源消费导致的大气污染形势严峻。根据全球环境研究所的研究,农村化石能源消费比例已经从2001年的41%增至71%。由于农村地区煤炭市场不健全,煤炭质量低劣,燃煤污染对地区环境质量及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害。另外,由于化石能源用量增多,传统的生物质能源无法有效利用,如田间秸秆散烧等现象屡有发生,造成了季节性的大气污染问题。

  有鉴于此,能源清洁利用应成为改善我国大气环境质量的重要途径。

  开展能源清洁利用具有必要性

  区域大气污染控制的需要,为开展能源清洁利用提出了必要性:末端控制措施的政策空间减小、成本提高;能源清洁利用有利于多种污染物低成本的协同减排;有利于形成温室气体减排路径。

  所谓能源清洁利用,就是以更清洁、更环保的方式利用能源,包括能源结构调整、能源用途调整、改善能源质量、提高使用能效、加强末端控制等具体措施。区域大气污染控制的需要,为全面开展能源清洁利用提出了必要性:

  1.末端控制措施的政策空间减小、成本提高

  尽管国家在“十一五”期间实现了二氧化硫总量减排的既定目标,但通过“十一五”期间的二氧化硫总量控制政策的实施,特别是燃煤电厂等大点源强制安装脱硫设施,目前已经有80%的燃煤电厂安装了脱硫设施,部分省份和电力集团电厂脱硫设施安装投运率已经接近饱和。因此,二氧化硫减排方面,“十二五”进一步治理的政策空间已经很小,或者将面临更高的成本压力。经验表明,在电厂二氧化硫控制中,使用低硫煤的成本远远低于末端脱硫的成本。在污染物控制种类和强度不断增加的情形下,能源清洁利用不失为一种选择。

  另外,中小排放源、农村排放源对大气污染的贡献不能忽视,进一步的大气污染治理需要将更多的中小排放源纳入管理范畴,而对中小排放源进行末端治理的监管难度将大大提高。根据国际上的经验,可以考虑通过投入品和生产环节的管理来实现控制目标。因此,决策者需要全面考虑包括能源清洁利用在内的各种减排政策,寻求低成本的减排方案。

  2.能源清洁利用有利于多种污染物低成本的协同减排

  随着大气污染区域化的特征日益明显,除二氧化硫外,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等多种污染物将相继成为污染控制指标。由于多种污染物之间存在关联性或同源性,通过多种污染物协同控制,寻求多重环境效益,成为新时期大气污染控制的重要原则。

  环境政策通常侧重于单一污染物的管理,或者假定污染物之间是彼此分离的。在大气环境中,多种污染物并不是独立存在的,污染物之间转化及相互影响决定着它们对于环境的损害程度。首先,污染物的复合作用使得决策者在污染物的不同外部性下做出权衡,忽视单一污染物对于其他污染物的影响可能导致决策失误或者控制成本过高。例如,二氧化硫一方面导致酸雨污染,另一方面本身又是一种冷却物质,能够减缓气候变暖;氮氧化物既可以导致酸雨和富营养化,又是与挥发性有机物一起形成臭氧的基本物质。因此决策者必须在两种污染物之间进行权衡,选择最优的减排比例。

  此外,污染物和温室气体主要来源于化石燃料燃烧,在现实的生产过程中,多种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是同时排放的,具有一定的同源性,其控制手段也有一定的一致性。许多以单一污染物为减排目标的技术(或政策)实际上能够同时减排多种污染物,并且联合减排的政策成本将低于单个污染物减排的成本。因此,如果能够同时降低多种污染物,将是一种明智的政策选择。而能源政策拥有同时降低多种污染物的协同效益,能源利用的调整和控制正是两者协同控制的主要渠道。

  3.有利于形成温室气体减排路径
  
  在国际社会日益关注气候变化问题之际,我国必须提早进入温室气体减排路径。能源清洁利用能够显著地减排温室气体。坚持以能源清洁利用为基础的指导路线,将在未来大大降低温室气体减排的实施成本。尽早实施能源清洁利用政策,也可以为我国在国际碳减排中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

  能源清洁化利用主要途径

  能源清洁化利用途径主要有:提高能源效率、节约能源;管理和优化能源市场,保障能源的清洁利用;以工业企业为控制重点,加大中小锅炉控制力度;保障农村用煤质量,实现农村生物质燃料的推广。

  1.以提高能源效率、节约能源为第一要务

  提高能源效率,一方面节约了化石能源,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能源的相对供给,用以满足经济发展对于能源的需求。能效提高能够通过两种途径实现,一种是宏观经济管制,一种是微观技术支持。

  在宏观经济中,通过适当的能源总量控制,征收能源税、环境税等措施提高能源的利用成本,促进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减少能源需求;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增大第三产业比重,降低第二产业产值,实现能源消费的减少;通过抑制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实行上大压小、节能减排等政策,实现高能耗、低产值行业的淘汰清理工作。

  在微观上,外在的政策动力以及企业自身的趋利倾向将促使生产者不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采用高能效锅炉,改善经营管理,控制能源使用,最终实现能源节约。能源节约利用是实现多种污染物联合减排最有效的途径,也是成本最优的途径。能源清洁利用以节约能源和提高能效为根本出发点,这样有利于企业实现节能和减排的“双赢”,使之容易接受。

  2.管理和优化能源市场,保障能源的清洁利用

  能源替代是实现大气污染控制的有效途径之一,其中包括可再生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替代,包括较为清洁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对煤炭的替代,也包括洗选煤、型煤等洁净煤对原煤的替代。

  在中国,煤炭消费仍将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占主导地位。因此,事实上中国能源清洁化利用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亦是煤炭清洁利用的问题。目前我国的动力煤洗选能力大大提高,能够为煤炭市场提供充足的洁净煤供应,但是由于小煤矿过多,煤炭运输渠道多种多样,很难保证煤炭市场的产品质量。由于部分锅炉设计缺陷,燃烧优质煤会对锅炉造成损害,影响锅炉使用寿命,致使许多厂家对于优质煤望而却步。因此,必须加强对于运输、需求的管理,扩大洁净煤的市场需求,保障洁净煤的市场供给,实现能源利用的清洁化。

  3.以工业企业为控制重点,加大中小锅炉控制力度

  当电力行业污染末端控制措施趋近饱和时,应该将控制重点转向其他工业行业、中小锅炉的控制。中小煤炭用户锅炉数量众多、吨位较小,末端控制成本较高,甚至可能超过锅炉本身的成本。因此煤炭清洁利用的技术十分重要。通过对锅炉技术进行升级改造,使其提高燃煤效率、减少排放,再适当加装必要的末端改造设施,就能够实现多种污染物的联合控制。

  4.保障农村用煤质量,实现农村生物质燃料的推广

  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农村地区正在逐渐用电力、煤炭取代传统的生物燃料。由于煤炭市场的缺陷,供应到农村地区的煤炭几经转手,煤炭质量低劣。另外,农村的小煤炉、大灶燃烧效率低下,缺少必要的污染处置措施,易造成空气污染。此外,传统的生物燃料由于处置成本较高,农民倾向于就地焚烧,不仅影响了空气质量,而且浪费了能源。因此在农村能源改革中,应该着力推进节煤灶、生物燃料的使用,如成型秸秆、沼气等。新型生物质燃料不仅制作成本低廉、工艺简单,而且能够实现传统生物能源的再利用,拥有广阔的推广前景。

  能源清洁利用的难点及障碍

  如何保证长期稳定的能源供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保证优质煤炭的市场充足供应,提高企业对于洁净煤的需求,环保部门加强对煤炭利用方式的监管等,是能源清洁利用政策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跨区域、跨部门环境管理协调机制较弱也是一大难题。

  1.清洁能源的供给不足

  由于经济技术水平和环境安全所限,核能、水能等可再生能源在开发过程中遇到了较大的争议。我国石油、天然气的储藏规模较小,只能依赖国外进口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能源安全及区域竞争等问题导致进口能源的稳定性无法得到保障,并且石油、天然气均需要管道运输,长距离的运输成本相当大。因此,如何保证长期稳定的能源供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某些独特的能源需求特征也给能源供给带来了挑战。以天然气为例,若以天然气作为北方采暖用气,就会出现夏天用量小,冬天用量极大的情形。但天然气气田的特殊构造要求一年四季采气稳定,若是冬夏采量差过大,容易给天然气井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因此,符合能源生产规律的需求方式才会为能源供给提供保障。

  2.煤炭市场的发育不健全

  我国煤炭市场的发育并不健全。在煤炭生产环节,大小煤矿并存,生产效率差异极大,煤炭质量无法得到保障。我国的煤炭洗选能力已经快速提升,但是由于洁净煤的需求不足,富余了一些洗选能力,造成供大于求的局面。在运输环节,运输渠道多样化,环保部门管理困难,无法将高硫煤、劣质煤阻挡在城市之外。在销售环节,由于煤炭本身供应不足,特别是在采暖季难以满足企业需求,致使环保部门不得不放宽对于煤炭质量的监察尺度,保障城市用能安全。因此,保证优质煤炭的市场充足供应,提高企业对于洁净煤的需求,环保部门加强对煤炭利用方式的监管等,是能源清洁利用政策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

  3.跨区域、跨部门环境管理协调机制较弱

  由于环境保护涉及多个管理部门,各部门的职能范围和目标并不一致,经常出现城市各自为战、互不通气的局面,导致大气环境保护工作推行困难。特别是大气污染与能源消费密切相关,却对能源的供给和流通无能为力,需要与多个部门协调配合。另外,各区域、城市之间的环保目标并不统一。这种缺乏统一的行动目标、行动时间和管理重点的管理模式无法应对区域间出现的环境问题,出现了城市下了大力气、出了大成本却收效甚微的局面。

  对能源清洁利用的政策建议

  应加强对煤炭清洁利用的管理,促进能源结构调整,促使生产企业削减煤炭用量,提高煤炭使用效率;加强区域协同,做到因地制宜。各城市、区域之间必须设立共同的治理目标,积极开展行动。设立跨省区的监管部门,协调各城市的利益,共同实现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的目标;强化多种污染协同控制。

  1.加强对煤炭清洁利用的管理

  通过加强煤炭清洁利用的管理,促进能源结构调整,促使生产企业削减煤炭用量,提高煤炭使用效率,改进生产技术;推广优质煤和洁净的燃烧技术,淘汰劣质煤和落后的燃烧技术,加强生产管理,进而减少排放;激励生产企业使用可再生能源、清洁的化石能源替代煤炭,从根本上减少大气环境污染。

  2.加强区域协同,做到因地制宜

  目前的大气污染监管模式都是以城市为单位的,缺乏统一的行动目标和方案。能源清洁利用政策能够为区域污染控制体系提供一个新的调整空间,在同一既定目标下为不同区域制定适合的管理方案。例如,煤炭输出地区需要加强对煤炭生产和运输的管理,对能源消耗较大的城市和重点行业强化煤炭利用的管理。各城市、区域之间必须设立共同的治理目标,积极开展行动。设立跨省区的监管部门,协调各城市的利益,共同实现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的目标。另外,加强空气质量的监督预警,提高公众对于大气质量的关注程度,培养公众的节能意识,都将促进空气质量问题的解决。

  3.强化多种污染协同控制

  能源清洁利用政策的最大优势就是实现多种污染物的协同控制,同时降低多种污染物的存量。因此国家应从环境质量的要求出发,设立包含多种污染物的长期减排目标,推动碳税等协同程度较高的政策,以敦促企业综合权衡包括能源清洁利用在内的多种方式实现减排,并形成以能源清洁利用为主、以末端控制为辅的减排模式,降低减排成本,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赢”。



 
 
主办单位:
沈阳市环保产业协会 电话:024-24860918  
技术支持:
沈阳市经济信息中心 沈阳市政府网络数据中心 电话:024-88156633